《刺客教條》小說「刺客的後裔」:作者MATTHEW KIRBY訪談

《刺客教條》小說「刺客的後裔」:作者MATTHEW KIRBY訪談

採用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世界觀的青少年小說「刺客的後裔」第一卷邀請讀者探索兩條對應故事主線:第一條故事為敍述現代社會青少年Owen與Javier,集合一群少年,用偷來的Animus重返過去;第二條故事則是交錯敘述這些孩子的祖先在 1863 年紐約徵兵暴動發生的故事。小說中決鬥的情節是由得獎作家,同時也是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粉絲的Matthew J. Kirby所執筆撰寫,他也是一位前心理學學者,代表作品包含The Clockwork Three、A Taste for Monsters與Icefall。《刺客教條》小說「刺客的後裔」上架後,第二卷也預計於 2017 年一月出版,UbiBlog 採訪作者Kirby,了解他如何創作本書,將歷史完美融入情節。

AC_Logo

創作「刺客的後裔」歷史背景設定的出發點是什麼?最初靈感源自哪裡?

Matthew J. Kirby當我要寫本系列小說時,總希望將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的故事設定在倫敦,時代是維多利亞時期,因為我想在小說內加入蒸氣龐克元素,希望能有蒸氣龐克風格的袖劍,就像刺客護手那樣,我是這類配件的粉絲,但隨即想到「等等,這或許是 Ubisoft 下款遊戲的題材,當時 Ubisoft 還沒公開 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刺客教條:梟雄》,但我很確定自己的預測,下款遊戲的背景會在維多利亞時期的倫敦」,所以我又開始發想「如果用同步視角敘述同個時代會不會很酷,像讓故事發生在大西洋的彼端?」

檢視那段歷史時,我完全沉浸於同年代故事的可能性當中,開發團隊選擇倫敦,那裏有街頭幫派、有暴動的潛力,而這些高風險因子導致在外頭遊玩會有所矛盾。又以紐約幫派時期而言,我是那段歷史的忠實粉絲,徵兵暴動也是美國歷史的重大事件之一。當我讓思緒跨越海洋,放棄原本的想法後,只花了一點時間,就決定讓故事發生在 1863 年的紐約市開始。

創作「刺客的後裔」原創角色,並讓原創角色與遊戲角色產生連結歷經哪些過程?

MJK在一開始我就有機會能暗示、提到相關人物情節或在小說內留下彩蛋給遊戲粉絲。我非常喜愛 Shay Cormac 這位角色,我認為盜賊非常棒。要把刺客與聖殿騎士分到正邪兩種陣營相當容易,刺客是好人而聖殿騎士是壞人,但讓我被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吸引成為小說作者的原因是正義與邪惡的界線其實沒有那麼清楚。這兩個組織都追求同樣目標,只是他們選擇不同手段,而我認為這兩個組織都很容易濫用權力或犯下錯誤。

我對Assassin’s CreedRogue《刺客教條:叛變》非常著迷,因為遊戲內參雜聖殿騎士的觀點,我希望能將這些概念放到小說中,我希望故事中有個富含同情心的聖殿騎士角色。對我而言創作Cudgel Cormac,讓他成為Shay Cormac的後裔,讓他擁有某些家族背景,這是非常酷的設定。對照後我又創作了Varius,他來自歷史悠久刺客陣營,肩負重責大任。這兩個角色非常類似,因為他們都背負不可違背的傳統,所以他們之間的衝突,也代表了這兩大組織間難以橫越的衝突與矛盾。

前面提到的蒸氣龐克風袖劍非常有趣,但書中有講到 Varius 偏好傳統刺客服裝,這之間的差異有什麼緣由嗎?

MJK因為我不想採用 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刺客教條:梟雄》的設定,我很愛《梟雄》裡的刺客護手,但不希望小說設定是依此延伸。當描寫 Varius 時,我不覺得他會喜歡使用這類配件,這就不像他的喜好,比較像是我個人的喜好。我希望人物配件能忠於個性、完成任務的方式與個人目標。

撰寫雙主線故事與交錯劇情時有碰到什麼挑戰?

MJK:因為是系列作品第一卷,會出現大量人物,但又不希望拖慢敘事節奏,得維持情節進展與緊湊刺激,讓讀者不忍釋卷。讀者進入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世界,都會追尋雄偉壯闊的史詩世界,但要做到這樣的真正挑戰是得在角色重返過去前,逐一介紹現代社會故事線的角色,而我並沒有充足的篇幅這麼做。我希望能盡快滿足讀者的期待。又讓讀者對回到過去前的現代角色有足夠認知。

另一項挑戰則是讓讀者獲得過去歷史體驗、了解祖先的回憶與現代生活有何關聯。這也是Ubisoft希望達成的目標,Animus並非真正的時間旅行,我們無法改變過去,所以這台機器到底能提供什麼?在此情況,你體驗的歷史只能讓你知道過去的歷史是如何影響現在的未來,因此兩條故事線才必須要有直接連結,這對角色與故事會造成重大影響,對體驗過去與現在生活也有影響,這讓小說變得更複雜有趣,而這部分內容會放在小說第二卷。

你研究小說設定的方法有哪些?研究過程中有何發現?

MJK我對當時的時代背景有大概了解,但我對當時美國的了解不比維多利亞時期的倫敦多。將故事設定在紐約市代表我得做更多研究,事實上我非常熱愛研究。研究過程中,我傾向先找原始資料,而像雜誌、新聞專欄這類文章是由當時的人撰寫,能代表他們當時所見所聞,雖然我們能從現代史學家的摘要來了解歷史,但某些複雜的歷史像是徵兵暴動,史學家回顧時通常會抱持特定立場解讀,而小說角色是體驗當時人民所經歷過的事情,所以我認為最重要的是當時人民是怎麼看待這些事情,而非現代人如何解讀歷史。

我能寫到這些情節,是因為有現代角色回顧歷史,而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最讓我沉迷之處就是能重新演繹歷史,因為透過自己的感受操作現代人物去經歷某些歷史,並用當代人物非常不同的眼光去了解歷史事件,我認為這之間的對比是非常有趣的。

研究過程中有讓你感到驚訝的發現嗎?

MJK:阿茲特克俱樂部讓我著迷不已,我完全沉溺於其中,因為我的小說(與 Javier(哈維爾)的背景)是由阿茲特克滅亡開始,阿茲特克的首都特諾奇蒂特蘭城與摧毀阿茲特克文明的科爾特斯都牽涉其中,但之後我發現小說劇情必須拿到在紐約的伊甸碎片(Piece of Eden),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寫出這些劇情,讓我落入死胡同。當我研究墨西哥市與阿茲特克帝國毀滅後的城市歷史,以及接下來的美墨戰爭…天啊,這段歷史裡能有個俱樂部並具有不同的目的與功能,而且歷史也沒有記載,讓我非常驚訝,也讓我能幸運地維持小說情節的合理性。

事實上,我每本書的每位角色的都有自己的歷史背景設定,我也發現歷史會給出答案。我從中獲得許多驚喜,現在回想起來,有些事情就該是那樣,有些劇情看起來是刻意營造的,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多數時間裡歷史是些驚人的紀錄,包含不同人物、組織與事件,這就是我喜歡歷史的原因。

遊戲中有哪些事物想法,讓你特別想在小說內延續?

MJK:某些美學觀點、跑酷、自由奔跑、動作感與強烈的敘述張力,以上這些都很重要,但吸引我成為小說作者的原因是某些遊戲能觸及到的事物,在小說能用不同方式探索表現。

還有一項想保留是剛提到遊戲內兩個組織無法直接區分善惡,他們執行同一任務時手段非常不同。不過他們因內心信念產生的衝突,例如自由意志與遵循命令的差距,就讓我深深著迷。簡單來說:「我是自由意志的英雄」,但某個自由意志者傷害你所愛的人,之後你可能就忽然不希望那個人擁有自由了。這不是很好安排的議題,我認為這是刺客與聖殿騎士長達千年衝突的根本原因。

另一個希望保留內容的則與戴斯蒙·邁爾斯(Desmond Miles)相關,這個發想是你的 DNA 中擁有過去與歷史,但這些歷史對你來說有何意義?哪些會影響你,讓你變成怎麼樣的人?你又會做出怎樣的選擇?我對答案非常感興趣-這或許跟我曾是心理學家有關,我曾輔導一位來自可怕家庭的孩子,他們都會深受過去影響,像是「我希望做出不同選擇,與其他家庭成員過去行為有所不同,我不希望成為下一個他們」,這段過程中碰到的挑戰、感受與天人交戰,我認為也都很重要,必須保留在小說內。

這也是為什麼小說裡的每位角色,他們都被要求在刺客與聖殿騎士兩大陣營中做出選擇。某些角色可能就來自刺客或聖殿騎士陣營,而對他們選擇陣營有什麼意義呢?他們能做出自己的選擇,或是他們會侷限於自己原本的陣營?這又是兩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有些時候最複雜的問題也是一本書最適合探討的議題,透過小說才能好好探索問題的解答。

Related Posts

找不到符合條件的搜尋結果。

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