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起源》埃及艷后統治時期的埃及將是本系列史上最大的遊戲世界

《刺客教條:起源》埃及艷后統治時期的埃及將是本系列史上最大的遊戲世界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中重新打造的古埃及,不單只給玩家幾座城市與周邊區域進行探索,本次遊戲將建立一個完全無接縫的國度,從埃及北部的亞歷山大港與尼羅河三角洲到南部的法尤姆,玩家能在其中自由旅行。這也是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系列歷來最廣闊的遊戲世界,當中有充滿生機的人事物等待玩家挖掘。

 
「當我們說出:『下款作品來試看看古埃及吧』,這個意思背後則代表著就是要製作出整個埃及全境」,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的遊戲總監 Ashraf Ismail 表示:「古埃及對開發團隊有許多意義,代表了許多個城市,同時也包含荒野,開發團隊希望展現荒野的多樣性。讓玩家玩遊戲好幾個小時後,仍然可以在遊戲世界中看到全新的事物。」

開發團隊從與 Assassin’s Creed IV: Black Flag《刺客教條 4:黑旗》大小接近的遊戲世界起開始製作,但最主要差別在於本作幾乎全是陸地,非陸地的部分也將包含完整水下環境,當中隱藏了秘密、戰利品與危險的動物。無論玩家身處何處,豐富稠密的景觀會使玩家感覺總有區域仍尚未探索、也總有事物還未被發掘。

舉例來說,遊戲的都市孟菲斯(Memphis)佔地廣大,裡頭的寺廟、堡壘與住宅如同迷宮一般。深入探索任何地方,都可能碰上戰鬥、找到寶物、新武器或祕密的洞穴等等,讓遊戲中每座建築物、每位角色,甚至是人煙稀少區域出現的機會都變得相當重要。前面提到的一切也是無接縫廣大開放世界的一部分,被農地、沙漠、峭壁與埋藏許多秘密的金字塔圍繞。

「在遊戲的細節方面,玩家能擁有的體驗,能遇到的事物、NPC、動物與生態群會非常密集」,Ismail 表示:「以遊戲內容來說,這絕對是我們製作過最大的遊戲世界。我們希望探索世界的過程能令人驚豔,也希望玩家花上無數時間沉迷於遊戲世界中,因此遊戲規模將非常龐大,遊戲世界也是如此。」

重現古代世界

即使身處遊戲設定的西元前 49 年,埃及從來就不只有沙漠景觀、金字塔與經常在小說中出現的華麗頭飾。埃及是個遼闊且國際化的都市,也是貿易、農業與手工藝的中樞,使它成為地中海週遭古文明群體的巨人。從亞歷山大港到孟菲斯,埃及地形對比鮮明,文化多元,重新打造整個國度成為一個開放世界是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最偉大的成就。

「當玩家比較遊戲地圖與真實世界的地圖,一眼掃過會感覺遊戲地圖就像實際的埃及」,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常駐歷史學家 Maxime Durand 表示:「地圖的比例十分合理,東方是尼羅河,南方與西方是沙漠,利比亞高原(Libyan Plateau)則位於亞歷山大港西方」。

「玩家比較過細節後會發現開發團隊花了很多功夫在地圖的大小與距離上」,Durand 表示:「但無論玩家身處遊戲世界何處,都能知道所在位置。玩家會有地標來確認自己的方位,也能藉由幾座高山確認所在地,還能透過金字塔或亞歷山大燈塔得知自己的位置。」

「遊戲中有不同的區域,靈感來自於歷史與真實世界中的地點」,Durand 補充說道:「所有區域都是獨一無二的,擁有各自的風格與居民。」

埃及的多樣性不僅在地理層面。Durand 表示在西元前 49 年,埃及的人口組成就包含埃及本地人與一小部分的希臘人,後者聚集在埃及週遭特定地區。在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劇情的 1500 年前。希臘人就已經是埃及文化的一部分。西元前 332 年埃及被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之後,他的將軍托勒密建立了「托勒密王朝」,成為法老王。最終許多希臘人定居於埃及,成為當地貴族長達 250 年之久,也對當地景觀造成巨大的影響。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版本的法尤姆,因為托勒密增設的灌溉系統,讓這裡成為人口較多的區域,也導致了希臘人和埃及人大量湧入,兩個民族的共存也創造出希臘別墅與涼亭傍著埃及神廟與庇護所的景觀。其他區域也分別有各自的特色,像是法老的古都「孟菲斯」,這裡就是玩家能看到的傳統埃及,幾乎沒有希臘人居住,國家古老的宗教傳統在這裡受到埃及大祭司的縝密的保護。而「亞歷山大港」是托勒密的新首都,也是埃及大多數希臘人居住的地方,然而「亞歷山大港」並非只是希臘人的海關,還是希臘埃及文化的中心,結合兩種文明的傳統,為埃及創造出獨一無二的人事物。

為了在遊戲中重現這些區域,Durand 表示開發團隊諮詢了埃及古物學家,研究了古埃及各項史料,包括電影、漫畫、歷史文獻與紀錄片。開發團隊的研究幫助他們超越對埃及的陳腔濫調的敘述,甚至幫他們塑造出遊戲中沙漠中的獨特地形。

「埃及有許多沙漠,但每片沙漠都有獨特之處」,Durand 表示:「因為我們做過研究過,讓這些場景能與現實連結,我們研究過利比亞高原、蓋塔拉窪地(Qattara Depression),也是這些區域造就了埃及能成為這樣一個國家。」

「遊戲中我最喜歡的場景是『白沙漠』(White Desert),因為這裡有外觀奇特的岩石,矗立在真實的白沙之上」,Ismail 表示:「附近還有另一個『黑沙漠』(Black desert),那裡有著類似異國的環境,充滿境外風情,最後那裡的沙丘也符合大家傳統的印像,是非常棒的地方。開發團會為這些沙開發遊戲系統,嘗試讓沙漠環境下的遊戲體驗更具獨特性」。

同樣重要的場景還有巴耶克的故鄉「錫瓦」,在埃及歷史中有關鍵的地位。亞歷山大大帝在侵略埃及之前,曾旅行穿越數百公里的沙漠,拜訪錫瓦的「納蒙」(Amun)先知。據說先知判斷亞歷山大大帝不僅非凡,還將成為埃及正統的法老。亞歷山大大帝旅途時展現出對埃及風俗民情的敏感,同時又受到先知認可,使埃及人民比較能接他與接班人托勒密的統治。

「當你在 Google 地圖上查看錫瓦,就能了解兩個地點的距離有多瘋狂」,Durand 表示:「更瘋狂的是想像亞歷山大大帝與托勒密可能去過那裡,抵達人煙稀少的地方,最後再返回亞歷山大港。旅途實在太遙遠了,但對開發小組來說,把這段內容放入遊戲中很重要,因為這段旅程代表先知的存在。」

充滿活力的國度

除了捕捉埃及的規模和細節外,遊戲的最大任務可能是用能與玩家互動的有趣人事物充實廣闊的地圖。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的埃及是充滿活力的國度,玩家在此總能找到野生動物狩獵、揭開尚未發現的秘密、發現可襲擊的強盜,或能夠完成的任務。事實上玩家需要自行發現遊戲的任務,任務也會有多種不同的完成方式,例如重要的連絡人可能會指引玩家去找一位朋友深陷危機,希望玩家協助的角色;或著玩家可能在冒險途中偶然遇見朋友,就被拉進新的冒險中。玩家甚至可以隨時離開任務,改進行其他任務,再回到之前的進度開始。

「這是強化劇情體驗,為任務創造獨特機會的方法,透過全新的 AI 設定,遊戲裡的角色擁有 24 小時的活動週期和行程」,Durand 對新的任務系統表示:「AI 創造了獨一無二的遊戲體驗,而開發團隊也不會知道遊戲中究竟會發生什麼。可能玩家尋找目標時,發現目標被尼羅河的鱷魚吃掉了,因此玩家只需要找到他死亡的證據就算完成任務;但另一位玩家可能就得找到任務目標審問他,或是審問其他人確定目標位置。新的任務系統讓開發團隊可以創造更多的角色,以及向玩家講述獨特的故事,這是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的核心體驗。」

Ismail 提到在如此真實的遊戲世界中設計任務是非常精細的工作,因為要在探索遊戲世界與讓遊戲世界看起來栩栩如生之間找到平衡。

「舉個例子,遊戲中可能會碰到幾位強盜攻擊村落」,Ismail 表示:「不論是玩家是因為任務、商店還是謎題而來到村落,不論玩家的理由是什麼,遊戲都能透過系統或任務提供許多與村落接觸的方式。即使玩家迷失在遊戲世界中,仍然能控制情勢,了解目前情況,以及如何解決問題。」

遊戲中也還有許多支線任務讓玩家能特意去完成,例如偵查古老的廢墟,可能會發現充滿謎題與陷阱的黑暗地下城,巴耶克能在此探索寶藏與其他獎勵。Ismail 表示本作擁有系列至今最優秀的活動系統,像是角鬥士競技場(Gladiator Arenas)與賽馬場(Hippodromes),後者是種古代的競速比賽,讓巴耶克操作四輪馬車比賽,有點像電影 Ben-Hur【賓漢】裡的內容。角鬥士競技場與賽馬場都有放入主線劇情當中,也很快成為選擇性的遊戲內活動,擁有專屬事件與獎勵,讓玩家有機會測試他們的技術,隨時追求在古埃及的聲望。

最後的法老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遊戲背景設定在「埃及艷后」克麗奧佩托拉七世統治時期,是埃及時局動盪,以歷史而言極為關鍵的年代,也符合系列作喜歡將背景設定在衝突、動亂與重大社會變遷的年代。克麗奧佩托拉七世與他的弟弟「托勒密十三世」曾聯合統治過埃及,如今卻捲入埃及王位的內戰。這場內戰肇因於農作物連年歉收與埃及貨幣貶值造成的經濟崩盤。如此情勢導致埃及長期的盟友兼債主「羅馬」有意平息事態。隨著羅馬內戰在埃及境內海岸忽然結束,「凱撒大帝」尤利烏斯.凱撒在埃及日益激化的衝突中似乎也佔有一席之地。

然而連綿不斷的戰爭與富有傳奇色彩的歷史人物並非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選中這個時代的唯一原因。此時埃及正處於新舊衝突當中,千年之久的傳統正經歷轉型,同時快速的文化劇變也將永久改變埃及,這樣的背景非常適合講述我們所知的刺客兄弟會誕生故事,這也無損埃及充滿活力、多樣性與引人入勝風景的事實,使它成為展現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讓玩家重遊歷史獨一無二品牌形象的最佳選擇。

「這是埃及境內最青翠的時期,因為灌溉耕作的土地前所未有的遼闊,也是埃及最美好的年代」,Durand 表示:「以歷史文物遺跡來說,這個年代也是古文明世界七大奇蹟大多完好的年代,玩家能在遊戲中看到『亞歷山大燈塔』、『吉薩大金字塔』,還能看到羅馬入侵埃及,玩家能感受到羅馬無所不在,他們早已準備好要侵略埃及,只是等待即將來臨的最佳時機」。

而身處風暴中心的正是克麗奧佩托拉七世,埃及實質上最後一位法老王,同時是最傑出且最引人入勝的歷史人物之一,她的陰謀在遊戲劇情中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身為埃及的統治者,她的所做所為前所未見」,Durand 表示:「她能夠奪回祖先失落的所有財產,與尤利烏斯.凱撒相比,她的力量很微小,但還能在極端複雜的政治遊戲中保持靈敏。我們對克麗奧佩托拉七世的了解太少,而我們的所知的內容,讓她變得有趣又夢幻,是位不可思議的歷史人物」。

不論是否不可思議,克麗奧佩托拉七世都得面對叛亂份子,這也是她祖先常面對的問題,而遊戲開發團隊也有將這段歷史編入遊戲的主線劇情當中。歷史並未明確記載克麗奧佩托拉七世統治時期有哪些叛亂,但當時分崩離析的情勢(再加上社會階級制度讓希臘人佔據上位,而埃及本地人幾乎無法爬上高位)是引發內亂的導火線。

「克麗奧佩托拉七世統治期間,並沒有反抗其統治的代表人物,原因是因為如果有人民叛亂,他們的名字都已從歷史中抹去」,Durand 表示:「那個時期可能有許多次叛亂,我們只知道叛亂存在,但不知道確切的叛亂者是誰。我們也知道其他年代叛亂份子的名字,像是在克麗奧佩托拉七世祖先統治的時期曾有胡加安培尤特(Herwennefer)與安克馬基斯(Ankhmakis),他們在埃及歷史上非常有名,要塑造遊戲中獨特的反叛者,他們也是很好的靈感來源」。

「這些人叛亂的原因大都是因為稅賦負擔與埃及的官僚氣習」,Durand 補充說明:「這一切都是法老王統治下的遺毒,並非因希臘統治者而起。當時埃及有許多稅賦問題,以及因王朝戰爭產生的許多戰事,也就是說內有對抗叛亂份子的內戰;外有保護法老王王國的保衛戰。這些戰爭需要大量人力,也正因為人力需求,這些被徵召的人無法耕種,但仍舊被課以重稅,這是當時許多人民難以承受的重擔。」

歷史上並未著墨太多克麗奧佩托拉七世與親弟弟「托勒密十三世」之間的內戰,但在以家族內鬥、亂倫與相互暗殺而聞名的「托勒密王朝」幾世紀的統治當中,這樣的情況其實並不稀奇。

「幾乎所有克麗奧佩托拉家族的祖先都被殺死、暗殺、溺死在尼羅河,或慘遭類似手法對待,所有人無一例外」,Durand 表示:「這個王朝常在短時間內頻繁且迅速的替換掌權者,造成許多混亂,貶抑了法老王神聖的君權,玷汙埃及統治者應有的榮光。」

策略大師

遊戲中托勒密十三世(Ptolemy XIII)似乎受到自稱是「上古維序者」的秘密組織擁護,而歷史也告訴我們,這位少年帝王所抓住的權力都是他的謀臣所精心策畫,看起來這個成員都戴著面具的秘密組織就是內戰的幕後黑手,但無論如何克麗奧佩托拉七世很快就會擁有自己強大的盟友。

由於羅馬共和國獨裁者尤利烏斯.凱撒的干預,克麗奧佩托拉七世的命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凱薩曾前往埃及追殺他的對手(也同時是他的前女婿)龐培(Pompey the Great),他在結束羅馬內戰的關鍵性戰役中落敗逃亡,但在凱撒大帝抵達之前,龐培就被希望能贏取凱撒信任的托勒密十三世暗殺,但這麼做反而觸怒了凱薩大帝,為克麗奧佩托拉七世與凱薩大帝結盟奠定了基礎。

「羅馬共和國內部並不打算讓凱撒大帝直接拿下埃及」,Durand 表示:「有些人擔心這會讓凱撒大帝的權勢過於強大;但另一方面,克麗奧佩托拉七世亟需盟友,因為她並未掌握埃及的軍權,讓她在與弟弟的王位之爭屈居劣勢。在她最絕望的時刻,凱薩大帝追趕龐培抵達埃及。恰好那時候,克麗奧佩托拉七世正渴望找到像尤利烏斯.凱撒這樣的盟友。」

要找到凱撒大帝這種盟友並不是小工程,因為當凱撒大帝抵達亞歷山大港,托勒密十三世禁止克麗奧佩托拉七世進入城市。在追隨者阿波羅多羅斯(Apollodorus)的協助下,克麗奧佩托拉七世偷偷溜進凱撒大帝住宿的宮殿(某些說法是她藏身在捲起來的毛毯當中被運入宮殿),與羅馬共和國的統治者秘密相會,說服他支持自己的主張,最終成為他的情人。

「這是非常危險的做法,因為克麗奧佩托拉七世知道如果被她弟弟的守衛發現,她可能會當場身亡」,Durand 表示:「她在被弟弟找到前成功與凱撒大帝見面,不但保住了性命,也讓她的權勢更加壯大。」

建立新的傳統

而主角巴耶克則被捲入所有動亂當中,因為他是埃及最後的「守護者」(Medjay),守護者是一個軍事小隊、擁有長達千年的歷史,源自於利比亞的傭兵。守護者同時是法老王的保護者與維持和平的人員,讓巴耶克就像是古埃及的警察,負責保護席瓦與阿蒙的先知。

然而如同錫瓦的地理位置,巴耶克也遠離了埃及其他地區的日常生活與政治情勢,因為守護者早已不受托勒密王朝的歡迎,多數成員被「治安官」(Phylakitai)取代。治安官是希臘人主導的維安部隊,採用更先進的方法、不同的判斷標準與比守護者更廣泛的行動方式。

巴耶克的任務並非只有探索古埃及、反抗托勒密王朝與對抗「上古維序者」的蒙面特使,而是在因傳統改變使守護者受到忽視的世界中找到新的居所,而任務最終將引導玩家創立我們所熟悉的刺客兄弟會,而所有精采的過程都將在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有史以來最廣大且最豐富的歷史模擬中展開。

「我們進行深入的研究,歷史激發了我們許多的靈感」,Durand:「開發團隊嘗試忠於現實、角色、角色的忠誠與歷史,再回顧古埃及的生活方式,之後發現有許多漏洞需要填補,有許多事物是受歷史啟發,但這也為創造一位全新的刺客提供良好的環境,這位刺客是這個時代中完全虛構的人物。在這個情況下,雖然我們有受到歷史啟發,但我們仍自由的創造許多機會,讓玩家可以在遊戲中培養他們的刺客」。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將於 10 月 27 日於 Xbox One、PlayStation 4 與 PC 平台上市,同步帶來繁體中文版,實體零售版與數位下載版現正熱烈預購中。更多後續消息,敬請鎖定 UbiBlog。

 

 

Related Posts

找不到符合條件的搜尋結果。

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