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起源》遊戲作曲家:為古埃及創作配樂

《刺客教條:起源》遊戲作曲家:為古埃及創作配樂

廣闊無垠的沙漠與迷宮般的古埃及遺跡創造出魅力十足又獨特的遊戲環境,需要獨一無二的配樂來襯托。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首席作曲家 Sarah Schachner 準備好要面對這項挑戰,她過去曾為 Assassin’s Creed Unity《刺客教條:大革命》、Assassin’s Creed IV: Black Flag《刺客教條 4:黑旗》與 Far Cry 3《極地戰嚎 3》作曲,作有多首令人回味無窮的曲目,擁有為開放世界遊戲配樂的豐富資歷。為了了解更多她在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的工作內容,UbiBlog 採訪她幾個問題,詢問她遊戲配樂的經驗與如何找出適合的音樂為古埃及世界注入新的活力。

最初是如何加入與主導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的配樂?

因為我曾參與過去幾部作品的配樂,當要為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尋找作曲家時,Ubisoft 蒙特婁工作室聯繫我,想聽看看我對古埃及的詮釋。很幸運我們擁有相同的理念,從此之後就一同共事!我非常喜歡遊戲設定,知道這會是個十分獨特的專案,特別是再度與黑旗團隊合作。我等不急想讓玩家體驗這款遊戲,希望他們熱愛這款遊戲的程度如同我們製作時一樣。

妳製作 Assassin’s Creed IV: Black Flag《刺客教條 4:黑旗》與 Assassin’s Creed Unity《刺客教條:大革命》配樂非常符合遊戲 18 世紀的世界觀。黑旗的音樂則非常有公海冒險的氣氛,而某些大革命的配樂則有獨一無二的巴洛克風味。妳在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配樂的主題是?配樂會捕捉或喚醒哪些氛圍?

沙漠是非常瘋狂的環境,既美麗又寧靜,同時也很荒蕪與無情。你能在沙漠中看到前所未見的壯麗日出,但強烈沙塵暴也會導致你脫水倒下,失去理智產生幻覺,我希望遊戲配樂能反映出這樣的二元性。配樂會有沙漠脫俗的氛圍與神祕感,但也讓人感覺嚴酷、原始與充滿生機,不斷提醒你沙漠本身蘊含的力量。

遊戲配樂以沙漠環境為基礎,採用原始的弓弦樂器,但也有埃及主題的音樂,巴耶克故事的歷史背景也是主題之一。我希望巴耶克能搭配簡單的音樂旋律,能立刻被聽出來,使玩家在任何時候聽到,都能與巴耶克建立情感的聯繫。我很開心看到某些去過 E3 與試玩的玩家用「too do too do do」的聲音來表現巴耶克的旋律,任何時候玩家聽到這段配樂,都會想起巴耶克的英勇與戰鬥的意志力。

 
創作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配樂時有受哪些靈感啟發?有從任何樂器或古埃及曲風獲得靈感嗎?

從一開始 Ubisoft 蒙特婁工作室的音效團隊與我就一致同意不要編寫太過傳統的中東音樂。為沙漠創作音樂是完全主觀的,所以我自由探索不同類型的音樂。玩家將能聽到那個時代的樂器,例如短頸魯特琴、管樂器、波浪鼓、鈴鐺與動物皮鼓等等,但音樂也會有些明顯受到科幻影響的模糊要素。

與過去幾款我參與過的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系列作品不同,前幾代編寫配樂時我們都有很好的點子或非常了解遊戲時代背景的樂風,但本作中除了學術觀點、樂器與年代知識外,我們都不太了解西元前古埃及的音樂,所以這是個透過自我想像探索古埃及的好機會。埃及文化信仰獸首眾神與陰間,所以我希望創作的配樂擁有神話的氣氛,而非完全貼近現實。

創作像開放世界那樣廣闊又動感的配樂,妳面對的最大挑戰是什麼?比如說這款專案妳是從何處開始著手?

有太多挑戰了。我得說最大的挑戰是繁重的工作量,有長達數小時的配樂,花了我兩年時間完成。遊戲的開放世界有成千上百個情境需要音樂來完成特定的事物,也要滿足特定的技術需求,才能在開發團隊設計的系統中運作。你必須完成所有需求,同時又創作出一些自己喜歡的曲子,我認為這是大多數視覺媒體作曲家的最大挑戰,而我們又是自己最嚴格的批評者,所以要創作出滿意作品所花的時間與努力,通常無法滿足時程、瘋狂的交件期限與限制。但必須說創作過程真的非常有趣,製作遊戲的體驗就像在搭雲霄飛車,我絕不會因任何事情放棄!

在這款遊戲,首先要確立曲風與音調,得在試聽曲中就完成這點,通常這之後才繼續製作。我們大多從戰鬥相關的音樂著手,但這兩年間也不斷變換項目,一切取決於(開發團隊)需求與時程所決定的優先順序。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的工作範疇與過去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有不同嗎?

確實不太一樣,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的遊戲世界更加廣大,配樂比起前作也更加多變神秘,但仍有一定程度的動作感。我很欣賞 Jesper Kyd 在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早期作品神秘且低調的曲風,我希望本作配樂也採用相同手法。對我來說這種曲風就是 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的精髓,也最符合巴耶克的人格特質與成熟穩重。我通常會在曲子中演奏我有的樂器與聲音,所以玩家當然會拿我在 Assassin’s Creed IV: Black Flag《刺客教條 4:黑旗》與 Assassin’s Creed Unity《刺客教條:大革命》的作品比較,因為都是由同一個人演奏的,而我演奏的方式也是曲子的一部分。

在不透漏劇情的情況下,請問妳在本作或前幾款遊戲作曲時最喜歡的部分是?

或許是因為前幾部作品我沒有像本作一樣非常深入參與,但目前為止我最喜歡的部分是為不同遊戲區域編寫環境探索音樂。我希望能製作更多這類曲子!我認為這能真正出傳達遊戲的情感與靈魂。這種精緻的音樂在動作遊戲中不容易達成,但我非常珍惜製作這類曲目的時光。

Assassin’s Creed Origins《刺客教條:起源》遊戲將於 10 月 27 日於 Xbox One、PlayStation 4 與 PC 平台上市,同步帶來繁體中文版。實體零售版與數位下載版現正熱烈預購中,本次 PC 平台僅發行數位下載版本。更多後續消息,敬請鎖定 UbiBlog。

Related Posts

找不到符合條件的搜尋結果。

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