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維京紀元》作曲家暢談主題曲的創作

預定 11 月 17 日發售的《刺客教條:維京紀元》現又完成了另一個里程碑:由《刺客教條》老將 Sarah Schachner、Jesper Kyd 與挪威音樂家 Einar “Kvitrafn” Selvik 譜寫的第二張原聲配樂迷你專輯現已推出,其中包括《刺客教條:維京紀元》主題曲。《刺客教條:維京紀元》主題曲是由經驗豐富的《刺客教條》作曲家,加上新穎北歐風格的集體創作產物。為了深入瞭解這曲子的含意與創作方式,我們特別專訪了 Schachner、Kyd 和Selvik。各位可以到這裡欣賞主題曲。

 

你們希望透過《刺客教條:維京紀元》主題曲激發和喚起聽眾什麼樣的感受?

Sarah Schachner:我們希望主題曲的氛圍能瞬間將聽眾帶到另一個充滿神秘和不確定性的時間與地點。這首曲子以更現代的手法使用了北歐樂器。主題曲代表了埃沃爾的旅程,也代表了維京人進一步向南進入(英格蘭的)盎格魯撒克遜地區時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Jesper Kyd:我們希望藉由這首曲子讓人聯想到埃沃爾的旅程、驅使她的動力,以及她與家人的羈絆。埃沃爾在尋找某樣東西,我把這樣的尋找與解答過程轉化成一種關鍵元素並反映在我為主題曲注入的旋律和情緒上。

Einar Selvik:我們希望能譜寫出反映或創造遊戲整體主題劇情的樂曲。遊戲背景設定在如此動盪的時代,所以我希望藉由音樂引起玩家情緒面的共鳴。整體來講,我認為集合所有遊戲作曲家一起創作這樣的主題曲是非常有意義的,可以讓這首曲子進一步反映出玩家在整個遊戲中會遇到的各種不同情緒。

先前的一些《刺客教條》配樂試圖反映出作品所處時代與地點的聲音(或印象中的聲音)。在創作主題曲時,你們是否參考了任何九世紀及/或北歐的樂器或作品?

SS: 我真的很喜歡北歐音樂,所以這是個很好的機會讓我深入其中,從各種音樂中獲得靈感,並探索不同的樂器。我不僅想反映維京人的聲音,也想反映盎格魯撒克遜人的聲音與這些文化的融合。主弦旋律使用了一組北歐的弓弦琴 Tagelharpa 演奏。

我希望這個主題曲帶來非常現代的感受,同時運用古老樂器與質感讓玩家聯想到維京人的氛圍,但我從不局限自己只使用當時的樂器。你在主題曲中,以及整個配樂中,聽到有種叫做 Carnyx 的古老凱爾特戰號發出的微妙聲音。我特別到蘇格蘭與 John Kenny 一起錄製這種樂器聲音。John Kenny 是世界上為數不多、擁有複刻號角並能實際演奏的人。我們也很高興能請來 Einar 為這首主題曲獻上他強有力的歌聲。

JK:在提出主題曲的最初想法時,我主要使用了絃樂器,例如經過處理的原聲大提琴和金屬鼓來演奏旋律。在遊戲樂曲中用上的其他維京人使用的北歐樂器 Tagelharpa、Tagelharpa 大提琴、豎琴、小提琴、維京號角、管樂器低音笛,以及大量的鼓和打擊樂器。我總會處理過這些錄音,使其成為更現代的聲音。我還會使用現代及經典的類比合成器以及混音硬體將這些樂器混合在一起。

ES:北歐歷史樂器,以及北歐民族音樂,是我已經研究了近 20 年的東西,也是我加入這款遊戲配樂工作的主要原因。Ubisoft 的音樂團隊希望配樂能反映出遊戲所處的時代以及玩家遇到的各種文化 – 不僅是透過樂器本身,還包括傳統的調性、節奏,甚至是抒情作品。音樂是一種強大的藝術形式,可以傳遞特定的情感與氛圍,因此,提供以真實事物為基礎的音樂創作,必然可以大幅地拉近玩家與遊戲主題和時代的距離。

你們是否學習或使用了一些不常使用的樂器?

SS:我從不同地區弄來了一些馬鬃弓樂器,包括低音和中音 Tagelharpa,以及彈撥琴和獸皮鼓。我以前從未演奏過這些樂器,但使用起來非常有趣,我喜歡這些質樸民間樂器的原始特色。吹奏 Carnyx 的 John Kenny 也吹奏了一些當時維京人使用的海螺和牛角。

JK:有的,我在曲子裡使用了大量的新樂器:Rebec、Crwth、Tagelharpa 大提琴、Morin Khuur等等。

ES:就樂器來講,我大多使用自己熟悉的樂器。

在設計主題曲或或配樂時,開發團隊提供了哪些資訊給你們?

SS:替這種規模的遊戲配樂是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得到各式各樣輔助資料,例如遊戲影片和角色資訊。不過,在我們創作音樂時,遊戲還在製作當中,所以有時候想像力是你最好的朋友。

JK:我和 Ubisoft 的《刺客教條:維京紀元》音樂總監 Simon Landry 好好地聊了聊,以瞭解他們想要什麼樣的主題曲以及整體的氣氛和感受。

1 分 12秒處演奏的絃樂器有種縈繞的低沉回音,這是這種樂器的特性嗎?如果不是,為什麼要製造這種效果?

SS:我有意想讓那個重複的基調給人隱晦的感受,好引領聽眾進入這個神秘的世界。我們可以使用效果使聲音模糊及增加反響,以製造更神秘詭譎的感受。我想讓人聽了這音樂後腦海浮現維京戰船從迷霧中浮現的景象,這正我看到的第一批遊戲圖片之一。

這首曲子在 1 分 50 秒處開始變得激昂。你們想藉由這樣的安排來講述一則特別的故事,或是醞釀聽眾情緒嗎?

SS:這樣的安排能讓聽眾想起自己將以埃沃爾的身份開始這款遊戲的宏偉旅程。主題曲中的和絃結構很有趣,因為直到作品的最後一個音符,實際上並沒有轉變成或從未觸及基調的原位和弦。這創造了一種不斷提升的情緒張力,推動你走向維京/盎格魯撒克遜的衝突核心。

你們每個人各自有不同風格,一起合作一首曲子有什麼感想?

SS:我最近常常與別人合作,所以能一起創作這首曲子讓我很開心。儘管遇上了需要隔離和遠距社交的疫情,但我和 Jesper 還是能遠端合作譜寫出這首主題曲。他用這種陰鬱且帶情感的基調構思出了埃沃爾的旋律,感覺上是很好的主旋律跳板。由此,我進一步做了旋律上的擴展,並以此製作出能夠交給 Einar 的作品。他的歌聲讓這首曲子更上層樓,這時我們才覺得自己創作出了真正特別的樂曲。Einar 的歌聲給了我很大的啟發,所以我也和他合作了其他一些作品。

JK:以這種方式合作對我來說是種新體驗。看到 Sarah 在創作過程中把我最初的想法帶往新的方向也很有趣。我提出了加入人聲的想法,聽到 Sarah 用雙倍節奏演奏我譜寫的旋律特別有意思。如果我們沒有一起合作,這首主題曲聽起來會截然不同。這真的很酷。另外,Einar 貢獻的人聲也非常棒,很開心能聽到他為主題曲獻聲。

ES:與有才華的人合作總是很有趣,也很有教育意義,因為你會被「邀請」參與對方的創作過程,這時在施與捨之間取得平衡就很重要。我相信,混搭不同風格有機會創造出非常強大的協同效應。我們創作的音樂都是以高度視覺化的方式來呈現,再加上這些古老的樂器很多都有天然的電影質感,所以我很有信心這會是很棒的搭配。

現在你們聽這首主題曲時,是否能體會出每個人的貢獻?

SS:當然能。我不認為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能獨自寫出這樣的曲子。聽到每個人的貢獻結合起來有著相互加成的提升效果讓人感覺超讚的。

JK:當然可以。在我覺得自己建構出埃沃爾和《維京紀元》整體故事的主題想法後,由於這是一首需要大家一起合作的曲子,我就將這樣的想法交給 Sarah 由她繼續創作。所以這首曲子是我們兩個人一起合作譜寫的。

ES:一定能的啊。我認為這首主題曲最後成了非常平衡的音樂作品,給很紮實、很融合的感覺,而不是作曲家們的混合作品。

Sarah 和 Jesper,這不是你們第一次創作《刺客教條》主題曲。你們從先前的合作中得到了什麼心得?這次的合作有什麼不同?

SS:這是我們兩個人第一次合作創作主題曲。保持開放心態,放出一些控制權,在音樂上會產生非常有趣和令人驚訝的作品。這個過程有點像把拼圖拼在一起,但我很開心每個人的貢獻都能天衣無縫地組合在一起。

JK:每個專案都不相同。有時主題曲會自己出現在你面前。有時你會坐下來說,好吧,我要寫出主旋律。我覺得留出時間來發展主題很重要。所以我經常會寫很多主題,每一個新版本都會讓我更接近真相。一旦主題有定調的感覺,接著我會在結構和節奏上下功夫。有時我也會反過來做,但你要經歷這些不同的階段才能得到最終的結果。

Einar,這是你第一次參與《刺客教條》主題曲律的創作。對你來說是怎樣的體驗?

ES:這是我的第一次。事實上,這首曲子是和 Sarah 及 Jesper 一起完成的,他們在這個領域都很有經驗,我想這讓我可以輕鬆地進入這個過程,專注於貢獻我的才能。很榮幸能與他們合作,我很感激能夠參與!

在整個過程中,最讓你們興奮的是哪個部分?第一次向世人揭露你們的作品?還是等遊戲推出時讓玩家在遊戲裡體驗你們的作品?

SS:我很興奮人們能以獨立音樂作品的形式聽到我們的創作,並透過這種方式來瞭解認識我們的音樂。等玩家在遊戲中聽到主題曲,會感受到這首音樂煥發出不同的生命力。

JK:我想,最讓我興奮的是讓人們首次聽到這首音樂,無論是在遊戲裡還是在第二張迷你專輯中。

ES:在製作一首音樂的過程中,有很多精彩且令人興奮的環節。但對我來說,最重要也最有意義的,永遠都是創作樂曲的過程。

《刺客教條:維京紀元》將於 11 月 17 日在 Xbox One、PS4、PC 平台發售,並於日後在 Xbox Series X 和 PS5 平台發售。請到這裡欣賞主題曲,並且瀏覽我們的所有《刺客教條:維京紀元》相關報導

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