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作曲家 GRANT KIRKHOPE 專訪

《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作曲家 GRANT KIRKHOPE 專訪

如果你曾製作過遊戲,那值得注意的是找到正確的作曲家會是確立作品調性的關鍵。Ubisoft 在配樂領域擁有輝煌的歷史,如果 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刺客教條:梟雄》沒有 Austin Wintory 經典的維多利亞編曲,還能擁有同樣的影響力嗎?如果 Beyond Good & Evil《神鬼冒險》沒有 Christophe Heral 兼容並蓄的流行樂與高昂的鋼琴曲,還能在轉折與情感上保持平衡嗎?如果 Watch Dogs 2《看門狗 2》沒有 Hudson Mohawke 製作的電子樂,還能充滿現代感嗎?

當挑選 Mario + Rabbids Kingdom Battle《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的作曲家時 — 遊戲配樂要有任天堂的感覺,但也要有瘋狂兔子非傳統的氛圍,要滿足這樣的條件,資深作曲家 Grant Kirkhope 是不二人選。

從皇家北方音樂學院(Royal North College of Music)畢業後,Kirkhope 在 1995 年進入英國萊斯特郡(Leicestershire)的遊戲開發商 Rare 之前,曾參與許多不同的樂團。任職 Rare 時期,他創作的音樂是那十年間許多人都聽過的配樂,他將作曲技術應用於許多 Rare 開發的任天堂遊戲,包含Goldeneye《黃金眼》與《Banjo Kazooie》。當微軟在 2002 年收購了 Rare,Kirkhope 則在 Xbox 與 Xbox 360 的遊戲上繼續他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作,比如說 Grabbed by the Ghoulies《鬼屋大冒險》與《Viva Piñata》系列。Kirkhope 在 2008 年成為自由作曲家,讓他作曲的範疇能跨越 Rare 有時候太過精雕細琢的遊戲世界,將他屢次獲獎的配樂帶進了 Civilisation《文明帝國》系列與《Kingdoms of Amular》之中。

也正是因為他早年的工作成果引起開發團隊的興趣。當 UbiBlog 詢問遊戲的創意總監 Davide Soliani,為什麼開發團隊會選擇 Kirkhope,他熱烈的讚揚了這位作曲家過去的工作成果:「他為遊戲編寫的配樂,深深影響 N64 年代還是玩家的我,包含 Donkey Kong 64《大金剛 64》、Goldeneye《黃金眼》與《Banjo Kazooie》等等。有時候我很懷念電玩遊戲的黃金年代,我希望能將當時的魔法,帶入 Mario + Rabbids Kingdom Battle《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的世界當中。」

《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作曲家 Grant Kirkhope

 

找到 KIRKHOPE!

所以是 Mario + Rabbids Kingdom Battle《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的製作人 Gian Marco Zanna 在 2014 年下半年聯繫了 Kirkhope,告訴他是這款正在秘密進行中的瘋狂兔子新作的作曲家最佳人選,邀請她到巴黎與開發團隊會面。「我喜歡瘋狂兔子,我的孩子看過牠們的卡通」,Kirkhope 解釋:「我知道這些兔子是有趣的角色,我應該能在作曲過程中獲得許多樂趣」。

簽下合約與保密協定後,Kirkhope 於 2015 年前往 Ubisoft 巴黎工作室了解更多資訊。「當我抵達 Ubisoft 巴黎工作室,我被護送到建築物後方,通過幾道安全門,當時我想以瘋狂兔子的新作來說這樣的陣仗有點怪,之後我進入某個房間,在那裡等著我的是創意總監 Davide Soliani、音效藝術總監 Romain Brillaud、音效總監 Isabelle Ballet,與我討論配樂的需求」。

驚喜,竟然是我!

「當 Davide 打開電視向我展示遊戲,瑪利歐就在畫面上」,Kirkhope 表示:「我想他們在等我抵達之前,一直在玩瑪利歐遊戲」。之後 Davide 拿起控制器,瑪利歐開始移動,我問他說:「這是什麼?」。他回答說:「這是款瑪利歐遊戲,沒有人告訴你嗎?」

這些年來,Kirkhope 對遊戲音樂的大師都非常尊崇,他特別尊敬瑪利歐的作曲家近藤浩治(1985 年 Super Mario Bros《超級瑪利歐兄弟》推出後,每一款瑪利歐遊戲都有他製作樂曲),因此製作瑪利歐遊戲的配樂讓他無法抗拒。「那時候起,我心中就充滿恐懼」,Kirkhope 解釋:「我該如何在全世界最偉大的遊戲配樂家近藤浩治之後,製作瑪利歐遊戲的音樂,我還不夠好!Davide 當時跟我聊了大約一小時,我坐在那裡臉色發白,現在他知道原因了!」

對任天堂創作者的崇敬,顯現在對遊戲細節的關注,這也能從開發團隊談到製作 Mario + Rabbids Kingdom Battle《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時獲得證明。Davide Soliani 最近說過當他向宮本茂先生展示遊戲初期概念時全身發抖,他說:「突然間我不再是位玩家,我是遊戲開發者,要向宮本茂先生展示我的遊戲,天啊,那是證明自己的時刻。」

彷彿為了強調這份熱情,事實上 Soliani 過去曾與宮本茂先生見過面。回顧 2002 年,當時 Soliani 聽到傳奇的任天堂遊戲設計者住在他家鄉米蘭的旅館,他花了 10 小時露宿在風雨中,只為了獲得簽名的機會,以及向宮本茂先生展示他在 Ubisoft 米蘭工作室開發的遊戲。

任天堂的宮本茂先生與 Ubisoft 創辦人 Yves Guillemot 在 6 月 E3 的舞台上公開 Mario + Rabbids Kingdom Battle《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

作曲過程

幸運的是 Soliani 與音效團隊清楚了解他們想要什麼。「他們總是提供我大量的素材與樂曲剪輯當參考,讓我在他們想要的曲子都能有所發揮,這是非常棒的合作關係。」

「Davide 非常重視遊戲配樂,當他感覺曲子不像他要的時候,總會給我很棒的回饋。對遊戲結局,他希望有氣勢恢弘的配樂,而我擔心寫的曲子聲勢太浩大,但他總是回答我,不、不、不,還能更多!」

Kirkhope 決定不採用任天堂招牌的休閒曲風,而是依本次合作設定曲風。「我知道採用任天堂的流行或爵士曲風配樂沒有意義,任天堂這方面太強了,我則不擅長這種曲風,因此我嘗試把一點點瑪利歐風格、一點點瘋狂兔子風格與我的個人風格融合在一起!」

儘管 Kirkhope 與開發團隊在不同時區工作(他現居於洛杉磯西北部的阿古拉山),但作曲作業相對簡單。「我通常會寫 30 秒左右的曲子,將曲子寄給團隊,等待他們的意見回饋。這是最佳的工作方式,我的意思是我沒有寫出完整的曲子,而是等到 Davide 抱怨(開玩笑的!)他不喜歡這首曲子,我才從草稿重新開始作曲。」

「我們兩年來幾乎每天聯絡,現在我們是好朋友,我很享受相處的每一分鐘,不過他顯然是脾氣暴躁的義大利人,不斷抱怨每件事,但現在我已經習慣了……。」

任天堂要素

談到義大利人,雖然 Kirkhope 在隸屬於 Rare 的時光參與過許多任天堂發行的遊戲(包括 Donkey Kong 64《大金剛 64》),但這是他首次參與主打瑪利歐的遊戲,這款遊戲讓他有機會能將某些近藤浩治的音樂旋律融入到自己的曲子之中。

「當我改編配樂『碧姬公主的城堡』(Peach’s Castle)與收錄於 Super Mario 64《超級瑪利歐64》的城堡配樂,我作曲時也流下了眼淚,我無法置信可以使用我最喜歡的任天堂配樂。在那個時刻,我還得捏自己來確定這一切是真的!」

當然任天堂對 Kirkhope 使用他們的配樂也相當注意。「每當我使用任天堂的音樂,他們都想要參與,確保我尊重原曲,而我作曲的方式不會有任何改變,但一想到任天堂的音效團隊都在密切關注我的音樂,我就非常害怕!」

「當任天堂認為我可能遺漏某些瑪利歐要傳達的情緒時,也會對某幾個動畫鏡頭提出回饋,但這樣的情況很少見,他們總是非常有禮而且友善。」

本作在瑪利歐的經典遊戲機制(例如水管、磚塊與硬幣)有自己的呈現方式,Kirkhope 則有機會編制一些經典的遊戲音效。「宮本茂先生問我說能不能試著做進出水管的音效,對我來說這是很大的榮幸。我嘗試了幾次並寄給他們,現在這些音效出現在遊戲中了!」

森喜剛 Rap 的傳承

你可能已經看過最近的「噗哇劇魅影」預告片,展示遊戲中精通音樂的頭目。「製作這個超級有趣」,Kirkhope 表示:「Davide 有一個歌劇幻想的點子,並希望用三種曲風呈現。他給我歌詞,告訴我他想要其中一首要古典歌劇的曲風,另一首則是重金屬曲風,最後則是饒舌曲風。」

「因為我在不知道由誰演唱的情況下作曲,所以我必須演唱範例,讓歌手聽大概怎麼唱,只能說我不是世界上最棒的歌手。我深信 Davide 把所有錄音都藏在某個地方,以便未來勒索我。最後我們決定這首歌使用古典歌劇,但嘗試製作金屬與饒舌版本也相當有趣。但為什麼每次我為遊戲配樂,大家都要我寫一首饒舌歌(Kirkhope 也為 Kickstarter 上募資成功且近期推出的《Yooka-Laylee》做了一首饒舌曲),你們應該會覺得 DK Rap 就是我在這方面完全不在行的證據才對!」

 

音樂世界

Mario + Rabbids Kingdom Battle《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配樂另一點很棒的是遊戲環境也會配合演出,比如說遊戲背景長得像喇叭的植物會像演奏配樂中喇叭聲部般晃動。「我超愛開發團隊做了這件事!」,Kirkhope 興奮的表示:「這有點像早期的瑪利歐遊戲會讓聲音與畫面同步,比如說壞人會隨著音樂及時跳躍。我會將樂曲的主旨納入曲目中,之後 Romain Brillaud 與動畫師可以進行同步,讓遊戲環境中的元素也能及時動作。」,Kirkhope 解釋這種同步方式在 MIDI 時期後就非常麻煩,因為音樂會以音符的組合儲存,再交由主機播放,當中也包含嵌入動畫的索引,而非從光碟或記憶體中一次完整播放整首曲目。但這樣的努力很值得,如同 Kirkhope 表示:「這些微小的潤飾為遊戲增添許多魅力。」

尾聲

Kirkhope 一直是個大忙人,他的作品今年出現在各式各樣的遊戲當中,從棋盤式策略遊戲到多人競技場對鬥遊戲都有。在 007 遊戲 Goldeneye《黃金眼》之後,他甚至首次回歸皮爾斯.布洛斯南主演的電影,加入今年即將上映的電影【The King’s Daughter】配樂陣容,電影中布洛斯南將扮演 17 世紀的法國國王路易十四,追求永生之路。

「我很享受變化性,這讓我永不鬆懈。我真的覺得作為現代的作曲家,大家會期望你能做到一切。總有些瘋狂的導演要求你做一些完全沒有頭緒的事情,但在經歷最初的恐慌後,嘗試解決這些問題非常有趣。」

早年任職於 Rare 的日子之後,現在範圍更廣的工作與技術進步是否改變了 Kirkhope 工作的方式?「我不認為我的工作方式真的有所改變」,他回答:「我不是非常聰明的作曲家…我只是載入一種樂器,不斷調整旋律直到聽到我喜歡的東西為止。現在能使用驚人的音樂素材庫真的太棒了,但有個問題是每位聽眾都期望 MIDI(合成音效)的配樂聽起來像是真人演奏,所以需要花時間做出真人演奏的感覺,我一直嘗試在這方面做得更好,但做到後又不是真的很開心。還有一件事是使用真人交響樂團,我不認為我會習慣這件事,但遊戲中使用管弦樂團的配樂大約有 45 分鐘,這部份的音樂非常棒…。」

 
玩家能於 8 月 29 日 Mario + Rabbids Kingdom Battle《瑪利歐 + 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於任天堂 Switch 獨家推出後,聽到謙虛又有才華的 Grant Kirkhope 作曲的遊戲配樂。

Related Posts

找不到符合條件的搜尋結果。

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