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之旅:古希臘」能與師生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時值美國加州列治文市炎熱的星期三下午 3 點。大多數甘迺迪高中學生已經開始離開校園,但有 25 位左右的學生卻步向學校的先進製程實驗室。這些學生到這裡來並不是要從事一般的課後活動(也就是在「製程實驗室」進行的各種活動,例如 3D 列印鏈甲或雷射切割木質垂飾);今天,他們將透過「發現之旅:古希臘」探索古希臘世界。

下午的開場是《刺客教條》的常駐歷史學家 Maxime Durand 帶來的一段演講。令人驚訝的是,Durand 的演講重點沒有擺在「發現之旅」的內容上,而是著重於製作電玩遊戲的工作、研究與方法。教室裡的教育者想要告訴大家的是,幾乎任何人,無論他們所學的領域是什麼,都可以在電玩遊戲和科技領域工作。Durand 以自身為例示範了歷史如何實際應用在電玩遊戲開發上。

Durand 在活動結束後表示:「『發現之旅』原本就是為玩家、學生和老師設計的。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展示這款軟體的絕佳機會,除了能讓學生們親自體驗,還可以看到他們透過電玩遊戲學習歷史時露出的笑容。我希望『發現之旅』能幫助孩子們發現他們喜歡學習。我希望他們瞭解到歷史是豐富而有用的,我也希望這能讓他們嚮往未來從事電玩遊戲相關工作,因為他們可以瞧見這些遊戲背後需要從事大量真正的研究。」

在整整 60 分鐘的體驗活動中,學生臉上不時露出 Durand 提到的笑容。由於「發現之旅:古希臘」的內容完全開放給學生體驗,每個學生小組各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線遊歷世界,他們只有在寫筆記和在 Durand 提供的練習題上寫下答案時才會稍做暫停。然而,現場並非只有學生對「發現之旅」的細節和歷史精確性感到驚訝和著迷。

西康特拉科斯塔聯合學區的學區長 Matthew Duffy 表示:「我認為『發現之旅』絕對有教育和教學價值。我看見了『發現之旅」融入課堂的潛力。假使你想讓古老的歷史變得鮮活起來,讓學生們真正進入那個環境和那個世界,我認為這是一種非常吸引人的方式。我們著重的是創造吸引人、讓學生樂於學習且充滿挑戰的教育體驗,我認為『發現之旅』完全符合這三點。」

雖然 Duffy 認為「發現之旅」有潛力成為課堂上的工具,但 10 年級的世界歷史老師教師 Tanner Kamphefner 已經實驗性地將去年的「發現之旅:古埃及」帶進他的課堂。

Kamphefner 表示:「我們現在教亞歷山大大帝,所以我們利用『發現之旅:古埃及』來展示他如何征服小亞細亞和進入埃及,進而建立亞歷山卓城。我們在『發現之旅』裡花了大約 30 分鐘遊歷亞歷山卓城。對學生來說,這是種讓他們更加融入古世界的超酷方式。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用電玩遊戲來學習歷史。一旦他們進入其中,他們就會看到我們在課堂上講過的主題、地點和建築,而這讓他們深深受到吸引。現在,有些學生會來課堂上找我表示他們想體驗這種學習方式。甚至有幾個我的學生希望能在放學後留下來體驗看看。」

活動結束後,學生和老師們與 Durand 坐下來進行問答。很明顯,「發現之旅」就像 Duffy 希望的那樣吸引人。一位老師說,學生們似乎完全被吸引住了。事實證明,在整整 60 分鐘的活動中,她沒有看到任何學生滑手機,也沒有學生要求去洗手間。至於 Durand 提供的練習題,幾乎每個學生小組都完成了多個問題。其中有位學生說,如果用的是教科書,他們絕不會回答這麼多題目。

也許最令人驚訝的是,老師們看到了一些機會,可以教授一些傳統方式難以傳達的內容。米拉維斯塔中學 6 年級歷史老師 Joanne Chen 表示:「我真的很喜歡『發現之旅』的地理層面,因為在課堂上教地理真的很難。開始每個單元時,我們總是先教當地的地理位置,然而光用教科書真的很難教,因為通常只有一張照片。『發現之旅』讓學習者能對當地全貌有全面的認識。」

同樣地,微積分圓桌執行長 Jim Hollis 認為,「發現之旅」提供了教授歷史以外學科的機會。微積分圓桌是個非營利組織,推廣以另類方式教導有色人種學生數學和科學。Hollis 表示:「實際上,我對『發現之旅』在數學教學上的潛力感到印象深刻。我聽到學生們在談論雕像和建築物的高度以及各個地方之間的距離。任何時候,只要你能與學生 100% 互動,就有機會教給他們很多東西。」

活動結束時,你很難不覺得「發現之旅」的潛在教育價值才剛剛要發威。儘管如此,Durand 堅持認為,「發現之旅」只是教育工作者的另一種工具,而非傳統比教育媒介的替代品。

Durand 表示:「我們不是在和老師或教科書競爭;我們只是想要提供額外的教育工具。有些書本和電影已經使用了幾十年,現在我們提供另一種媒介供他們使用。比其其他傳統媒介,我們的目標是讓學生更積極地想要主動學習,並鼓勵他們以不同方式進行批判式思考。」

如欲取得《刺客教條:奧德賽》的更多資訊,請瀏覽我們先前的報導

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