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三位埃及學家選擇用《刺客教條:起源》教歷史

演繹托勒密埃及的《刺客教條:起源》以互動方式精確呈現出了該時期,致使埃及學家 Chris Naunton 博士稱之為「最棒的古埃及視覺化作品」。Naunton 的這番話是在「遊玩歷史」(Playing in the Past)的第一集裡說的。「遊玩歷史」是由六集構成的系列影片,帶觀眾透過《刺客教條:起源》來觀察埃及歷史。該系列影片於 Twitch 上播出,南安普頓大學的博士生 Gemma Renshaw 和密蘇裡科技大學的歷史學副教授 Kate Sheppard 博士也加入了主持行列。

三位埃及學家一起帶著觀眾參觀底比斯。Naunton 首先將自己旅行中的照片與遊戲中的景物做了比對,然後親自帶領觀眾遊走於遊戲世界中。下集「遊玩歷史」將在台灣/香港時間 3 月 5 日凌晨 1 點播出,將帶來不同的關注點和不同的嘉賓。「遊玩歷史」的節目播出時間如下所列:

●2 月 5 日 – 「參觀托勒密底比斯」(A Visit to Ptolemaic Thebes),由 Chris Naunton 博士、Kate Sheppard 和 Gemma Renshaw 主講(已播出)。
●3 月 5 日 – 凌晨 1 點 – 「如何永生:古埃及的死亡與來世」(How to Live Forever: Death and the Afterlife in Ancient Egypt),由 Carrie Arbuckle-MacLeod 博士、Kate Sheppard 和 Gemma Renshaw 主講。
●4 月 8 日 – 晚上 10 點 – 「從製陶轉輪到烤麵包爐:古代工藝和技術」(From Potter’s Wheel to Baker’s Oven: Ancient Craft and Technology),由 Sarah K. Doherty 博士、Chris Naunton 和 Gemma Renshaw 主講。
●5 月 13 日 – 「托勒密埃及時代活著哪些人?」(Who lived in Ptolemaic Egypt?),由 Heba Abd el Gawad 博士、Chris Naunton 和 Gemma Renshaw 主講。
●6 月 10 日 – 「19世紀古埃及的願景」(Visions of Ancient Egypt in the 19th Century),由 Kate Sheppard 博士、Ziad Morsy 和 Gemma Renshaw 主講。
●7 月 15 日 – 「視覺化栩栩如生且沉浸感十足的古代世界」(Visualizing a Living and Immersive Ancient World)座談會,由 Stephanie Moser 教授、Gemma Renshaw、Chris Naunton、Kate Sheppard 主持,另有特別來賓。

《發現之旅:古埃及》以《刺客教條:起源》的世界為主軸,將托勒密時代的埃及變成了活生生的博物館,並且提供導覽。為了瞭解這些埃及專家們對《刺客教條:起源》所描述的埃及有什麼看法,以及他們製作直播節目的動機,我們特別專訪了 Renshaw、Sheppard 和 Naunton。

為什麼會想製作「遊玩歷史」?什麼原因讓你們想製播開放給公眾觀看的直播節目?

Chris Naunton:去年夏天,我在寫一本有關埃及豔后的兒童書,書名是【Cleopatra Tells All】。當時,我得告訴插畫家,我希望亞歷山卓城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我希望能提供一些素材告訴他,「你看,那座城長這個樣子。」

所以我在 Google 上搜尋亞歷山卓城的圖片。我知道有個叫 Jean-Claude Golvin 的法國藝術家畫了很多古代世界各地的圖畫,包括埃及和亞歷山卓城,但我在網路上遍尋不著,卻發現《刺客教條:起源》這款電玩遊戲有我需要的素材。

我一直問自己:「這是什麼?」、「我要怎麼弄到這款遊戲?」最後我在 Twitter 上發了一些訊息:「誰能告訴我如何弄到這款遊戲?」。因為當時我已經發現有《發現之旅》這樣的好東西,讓我甚至不需要玩遊戲,就可以在遊戲世界裡四處走動。

《發現之旅》看起來真的很棒,最後 Gemma 回覆我(我們透過網路和 Twitter 認識很多年),她說:「我這邊有,我可以秀給你看。」

同時,Kate 和我正一起製作我們的播客,主題是從主要是歐洲人的歷史旅者觀點來趟虛擬的尼羅河之旅。所以當 Gemma 提出要秀給我看時,Kate 也想一起瞧瞧。

Kate Sheppard:看到 Gemma 的回覆時,我超開心的,剛好是我們要的,Chris 和我請她秀給我們看,帶我們在《發現之旅》裡四處瞧瞧。

Gemma Renshaw:我透過我的 Twitch 頻道為他們作介紹。我之前從來沒有直播過,幸好,有我好朋友的幫忙,讓我順利在 Twitch 上直播《發現之旅》的內容,並讓他們可以看到。然後我們一起探索各種事物,並且在 Twitter 上進行討論。當時,有其他人開始表現出興趣。

起初,我只是想讓 Chris 看看他想為他的書尋找的素材。但有由於有很多人都感興趣,所以我就想,我們何不做另一場直播並邀請大家參與?所以我們在去年 9 月做了直播,不過形式和目前的「遊玩歷史」不太一樣。

在這之前,你們熟悉電玩遊戲嗎?

CN:90 年代初我有一台 Sega Master System II,但那差不多是我最後一次玩電玩遊戲。當時我覺得自己對電玩不拿手。最近,我買了一台 Xbox,因為這一切很吸引我,但我不確定自己能否適應控制器的操作,但我希望能夠自己進行探索。後來我有了一些進展,我覺得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你們什麼時候決定製作正式的系列影片?

GR:在我們去年 9 月做完直播後,我們決定向南安普頓大學申請贊助經費。他們給了!那時候我們就決定把節目叫做「遊玩歷史」。有了經費意味著我們可以花錢請其他專家參與。

在考古學中,我們試圖讓人們去想像那些已經不存在的古跡長什麼樣,但這並不容易。那些只以思想或信仰形式存在的事物更是難以想像。有機會透過虛擬方式進入地底,向人們解說,真的很有幫助。

在我的某次直播中,我和某個人聊了很久,他當時說:「我不知道學者居然喜歡電玩遊戲。」我說:「有些人不喜歡,有些人喜歡,我們沒有理由不好好善用現成的工具。」我們已經證明,透過電玩遊戲解說歷史是可行的,而且很受歡迎。

CN:我是自由職業者,所以我已經習慣沒有經費這回事,但現在能夠說「這是大學資助的計畫」讓我覺得超開心的,也超酷的。這個計畫不僅有三個喜歡考古學和電玩遊戲的人,而且是個貨真價實的專案計畫。

我真的很自豪,而且能夠在虛擬世界中參觀那些描繪得栩栩如生的地方 – 我想,如果我喜歡,一定也有很多人會喜歡。我想這一點已經從觀賞人數中得到證實,這也加深了我們對此計畫的熱情。

KS:對我的學生來說,通常是 18 至 22 歲,Chris 和 Gemma 比我更受到歡迎。在我的大學裡,我們有一支全國排名名列前茅的電競隊伍,所以我有很多學生都非常喜歡電玩遊戲。他們真的很喜歡電玩遊戲。在我講授科學史的時候,尤其講到優生學時,有很多學生問我是否玩過《生化奇兵》。

那時候我就在想,我真的得去玩玩看這些電玩遊戲,因為學生們一直跟我提起這些遊戲。這會是我跟他們溝通的一種方式。如果我們進入「與人們聯繫溝通」的適當模式,或許我們至少可以吸引可能感興趣的新鮮人。如果身為學者的我們不與大眾交流,而只是和小圈子裡的人交流,那有什麼意義呢?

Gemma,你是《刺客教條》系列的粉絲。這款遊戲有沒有幫助你對歷史產生興趣?

GR:當然有!我覺得我能和那些看直播的人處得很好,因為他們可以問我有關埃及和歷史的問題,也可以問有關遊戲的問題,我有可能也知道答案。

我喜歡的不僅是故事,還有資料庫中的細目,這些細目可以追溯回《刺客教條 II》。我真的很欣賞他們嘗試融入歷史的方式,並用一種可信度極高的方式根據歷史編撰故事。我想這肯定會讓我想進一步瞭解遊戲背後的真實歷史。我不得不承認,在我玩《刺客教條 II》之前,我對麥地奇家族並不瞭解,然後我想瞭解他們。

《刺客教條:起源》剛推出時,我並沒有馬上玩。但是有一年聖誕節的時候,我替自己買了這款遊戲,然後玩了大概兩個星期,這段時間完全跟室友說上半句話。

虛擬探索一個你非常熟悉的真實地點,感覺如何?

KS:我覺得唯一不好的地方是,會真的讓我想去那裡。讓我情緒激動、愛不釋手的是那些小細節。你低頭看地面,石頭看起來就像真的一樣,你可以想像自己就在那裡。

你幾乎可以感受到陽光,你幾乎能聞到味道。你宛如置身其中,就像,「啊,好耶,我回來了,我在這裡」。在你玩遊戲時,差不多就是這種感受,這正是我喜歡玩這些遊戲的原因。

CN:我覺得我們擔心的是呈現的精確度,因為有太多電影內容不精確,甚至是誤導人們。人們總以為我喜歡這類電影,但我幾乎看不下去。踏入《起源》遊戲世界時,我已經先看過很多的照片,我知道這遊戲很棒很精彩。

我有玩家朋友會說:「有款新遊戲要出來了,叫做《刺客教條:起源》,你一定會喜歡。」我的回答是:「喔,但我不怎麼玩遊戲。」我想這可能是大多數學者最初的想法,但現在我已經投入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那讓我成了遊戲玩家;當我不在古埃及時,我就在恩多的森林月球上!

真正讓我瞠目結舌的時刻是來到代爾埃爾巴哈里的哈特謝普蘇特女王神殿時,那裡還是那個樣子,除了少了現今的任何現代雜物。他們拿掉了售票處和柏油碎石地面,但其他都一樣。那真的會讓你想去那裡,但我幾乎想透過虛擬世界探索會更好一點。

我還想說,畫面細膩程度不必那麼好。我就像瘋子一樣在山上跑來跑去俯看寺廟,可以看到很多細節,真是太神奇了。我們的第一次直播時間比預計超出了好幾個小時,因為我一直想到處逛逛。

Chris,你提到了哈特謝普蘇特女王神殿。在歷史呈現上,這裡有什麼特別讓你印象深刻的地方嗎?

CN:對我來說,這個特殊時刻處於托勒密時代末期,這個時期的埃及樣貌非常有趣。你會看到亞歷山卓城有破損的鋪路石,用全新的鋪路石不是更方便嗎?這樣的細節水準真是驚人。

然後,你會看到紀念碑,(其中一些)可以看出處於半衰狀態,其他的則維護得較好些。你還可以看到托勒密時代晚期受羅馬影響的全新建築物,你會發現人們當中明顯有外國人,並且混雜了更傳統的埃及人。你會看到新穎的希臘化埃及,甚至只是純粹受到外地希臘人的影響。我的意思是,要有雄心壯志才能做出這樣超乎想像的作品。

KS:在之後的一集直播節目中,我們會探討了古代工藝。我們請來了專家 Sarah K. Doherty 博士。在我們和她聊天的過程中,她說在通常情況下,如果你看到一部麵包機,附近就會有一部啤酒機,因為酵母的緣故。這兩部機器使用類似的原料,所以會共用原料,這樣會方便許多。然後我們在遊戲中走過一家麵包店,好巧不巧,旁邊就是一家啤酒廠。這部分真的讓我印象深刻。

GR:在所有《刺客教條》遊戲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光線的品質。很明顯的是,Ubisoft 的人參觀過了所有這些地方,並努力讓這些地方感覺不同,且接近真實情況。《刺客教條:維京紀元》裡的光線與《起源》中的光線是如此不同,這是理所當然的。

你們的第一集直播節目講的是底比斯。這個地區並不包含在《發現之旅》中。你們有用過《發現之旅》嗎?你們覺得怎麼樣?

GR:實際上,在我們去年 9 月的直播中,我們曾試著用《發現之旅》。我們原本想用《發現之旅》帶大家巡禮階梯金字塔,但我們卻遇到困難,我們會想在遊戲說話的時候同時發表自己的意見。不過,我們讓看直播的人知道他們可以自己用《發現之旅》來進行階梯金之塔巡禮。

CN:我覺得《發現之旅》很棒,但用在直播中有點棘手。在某種程度上,《發現之旅》能複製我們在直播中提供的內容。我還是會向大家推薦《發現之旅》,我喜歡那些在導覽中提供事物說明的彈出視窗,讓使用者可以閱讀更多內容。《發現之旅》證明了《刺客教條》建立在良好扎實的研究基礎上。

我在我們的直播節目中探索了底比斯的西岸,一切都在原本應該在的地方。如果你熟悉世界裡的那個部分(就像我一樣),你就不需要有人指點你東西在哪裡,因為它們就在應該在的地方。

我觀看直播節目時,我發現你幾乎從來沒有使用地圖做導航。你是否因為熟知那裡的一切而不會迷路?

CN:嗯,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這樣沒錯。遊戲裡的景致與真實無異。道路和山丘,甚至是地形都描繪得很精確。我不需要靠地圖來導航,因為一切都在該在的地方。

問大家最後一個問題。顯然地,你們都是埃及學家,既然《刺客教條》已經去過埃及了,你還想看到《刺客教條》探索哪些其他設定?

GR:我有幾個想法。西元 13 – 16 世紀左右的馬里王國,西元 12 – 13 世紀左右的絲路蒙古,或是高棉帝國,理想的時空是西元 12 – 13 世紀左右,也就是吳哥窟建成的時候。潛在的答案還有很多,無論是哪一個,我都會想玩。就我個人而言,我希望看到開發團隊探索更廣泛的世界歷史,而不僅侷限於西方。然而,我也想提及拿破崙入侵埃及的時期,直到 1850 年左右,也許可以作為《起源》或《大革命》的 DLC,因為 Chris、Kate 和我都對這個時期相當瞭解。我也認為玩家們會很想一探究竟那些他們在《起源》裡遊歷過的地方在 19 世紀時變成什麼模樣。

CN:西班牙征服者橫行時期的阿茲特克文明末期的墨西哥。這樣一個不朽文明被擁有技術和軍事優勢的歐洲人入侵的故事能和《起源》的故事相呼應。應該會非常棒。

KS:我也認同墨西哥,或是秘魯的印加。密西西比文化,例如土墩建造者和卡霍基亞,或是美國淘金熱時期的西進擴張。這將是個有趣的觀點,讓我們瞭解白人如何可怕地對待和剝削當地人與大自然。

請到這裡收看「遊玩歷史」第一集,並請到這裡鎖定下一集。也請瀏覽我們先前的報導取得《刺客教條》的所有相關資訊。

選單